第885章 元旦酒會

    宋默爾滿臉驚喜,握了握拳以示加油,興奮道:“好啊,你一定要好好運用一下夸張修辭的手法,盡量把我塑造成一朵奇葩,力求讓我在相親市場臭名遠揚,讓我的名聲如雷貫耳,讓所有想通過相親找對象的男士們在聽見‘宋默爾’這三個字的時候,都避之不及!”

    魏源憤憤的看著她好一會兒,終于從牙縫中擠出了三個字:“想得美!”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然后宋默爾就眼睜睜看著他揮了揮衣袖,撩了撩并不存在的長衣擺,揚長而去,留給她一個瀟灑的背影。

    在原地又站了一會兒,出了會兒神,又兀自笑了一會兒,她才慢悠悠獨自一人朝地下停車場踱步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中午。

    宋芝蘭正坐在桌邊一個人吃飯,宋默爾神色萎靡的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宋芝蘭拿著筷子,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,微微帶著責備道:“得了,我都知道結果了,你也不用再裝著不開心了,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?”

    一大清早,相親介紹人就回了電話,說魏源回去說了,人家女方沒看上他,不過兩個人倒是很投機,情侶做不成可以做朋友。

    宋默爾扯了扯嘴角,淡淡“嗯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宋芝蘭見她神色不振,也就沒有追問她昨晚是去哪兒了,只道:“現在是來吃飯還是回房去睡會兒?”

    宋默爾腳步頓了頓,低頭看著腳尖,聲音有些沙啞:“不吃飯了,姑姑你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說著,她就調轉方向,向臥房走了去。

    看見她落落寡歡的背影,宋芝蘭搖頭嘆了聲氣,想著不要把她逼得太緊,只好由她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間,宋默爾直挺挺的撲倒在床上,將整張臉埋在軟軟的被子里,終于放聲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上衣由于她的動作往上縮了縮,露出一段纖細的腰身,腰身上青痕滿布。

    時間流水,一年一度,轉眼就到了頭。

    厲氏的元旦酒會依舊在“與君會”舉行。

    電話叮鈴鈴的響起。

    厲少城長臂一伸,將手機撈進手里,“喂?”

    早已經在“與君會”等著的陳衫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,硬著頭皮提醒道:“老大,你致辭的時間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厲少城淡淡應了一聲,隨即掐斷電話。

    陳衫看著手機上顯示通話結束的界面,欲哭無淚。

    老大這算是什么回答?

    他要的不是他一個“嗯”,而是一個他能趕到現場的確切時間啊!

    要是老大在既定的時間趕不到,還不是得靠他這個小跟班腆著臉硬著頭皮去實行拖字訣么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厲家別墅。

    厲少城正蹲在地上放柔了聲音哄寧千羽道:“乖啊,就這次,跟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寧千羽將頭扭向一邊,果斷拒絕,“我不去!”

    厲少城耐心快要耗盡,時間也已經要來不及,于是故作嚴肅的板起了臉,道:“你必須去!”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酒會,人人都攜帶家眷,難道就讓他一個人孤家寡人的站在那兒?

    厲少城想想那畫面,心腸就硬了起來。

    寧千羽的態度卻比他的心腸還要硬十倍,“厲少城,我說了不去就不去,你怎么這么煩!你再啰嗦,我就叫人把你丟出去!”

    反了她了,厲少城氣的牙根癢,“寧千羽!”

    寧千羽毫不畏懼的回視他,“厲少城,你想跟我比誰的聲音大嗎?”

    厲少城好不容易蓄積起來的硬氣,一下子又泄了個一干二凈。

    “聽話,沒那么嚴重,不過就是一個內部酒會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嚴重?”寧千羽指著自己臉頰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冒起來的一顆小痘痘,疾言厲色,“你是成心想讓我去出丑嗎?”

    厲少城繼續哄勸:“你要是實在擔心這個,把粉涂厚一點遮一遮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寧千羽兩條秀氣的眉毛徹底擰成了毛毛蟲,“你才要涂個大花臉!”

    她的油鹽不進,讓厲少城氣得夠嗆,對她,卻又偏偏只能用軟招,而不能用硬招。

    一時間,兩個人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寧千羽也是知道酒會開始時間的,見他一直杵在那兒不動,心里終究軟了軟,想了個折中的辦法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如果必須攜帶家眷,你……你就把你女兒帶去吧。”

    厲少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寧千羽也被自己病急亂投醫的想法給折服了,想想厲少城左手抱著安安小胖墩,右手端著酒杯滿場轉悠的情形,她就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“還笑!”厲少城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看著他進退維谷的樣子,寧千羽終究還是反省了一下自己,覺得有些對不住眼前這個男人,于是笑嘻嘻的去討好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要體諒體諒我。你想想啊,讓我頂著這么大一顆痘出去見人,多丟臉啊。以后我還要不要見人了?”

    厲少城不為所動,他更不能理解的是,女人怎么會有這么曲折而奇怪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捏著寧千羽的下巴,仔細看了看,只得出了一個結論,分明是瑕不掩瑜。

    可偏偏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落在這個女人眼里,就仿佛突然變成了一件生死攸關的天大的事。

    眼見厲少城的眉頭越擰越深,寧千羽趕緊放出大招,道:“老公,你依我這一次,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就什么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意味深長,挑逗的看著厲少城,說著只有他們兩個人才懂得言語。

    厲少城深邃浩瀚的眼眸閃爍了一下,緊跟著喉結也上下滾動的一番。

    他松開放在她下巴上的手,喑啞著嗓音道:“三個月。”

    寧千羽瞪眼,“一個月!”

    一個月對她而言就是極限了,三個月還得了!

    會死人的!

    “半年!”

    “厲少城,你得寸進尺!”

    厲少城笑了一下,果然如她所言繼續得寸進尺,“一年!”

    寧千羽深吸了一口氣,妥協道:“好好好,就依你,三個月。”

    比起一年的時間,三個月聽起來似乎要簡單得多了。

    三個月就三個月吧。

    她認命了。

    厲少城繼續微笑,“抱歉,現在的基數已經是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寧千羽怒瞪了他好一會兒,最終,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:“成交!”

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 | 錯誤報告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婚內謀情:總裁太心機885》,方便以后閱讀婚內謀情:總裁太心機第885章 元旦酒會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婚內謀情:總裁太心機885并對婚內謀情:總裁太心機第885章 元旦酒會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婚內謀情:總裁太心機885。
电子游戏图片